正文 第74章苌莓子与“老栗”拉勾发誓

作者:白霄信

 已有1510165人阅读   全文共73717085字   共有59035人收藏   共有942条评论 


丁浩叹了口气,摊开双手道:“唐姑娘勿怪,丁浩人微言轻,根基浅薄,可挡不住秦公子一怒。”秦逸云听了怒气勃然地道:“我秦逸云还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这么低声下气过,求也求过,好话说尽,你还用这样的法儿来搪塞我。”唐焰焰转身,恼羞成怒道:“你还挺委屈的是吧?委屈你还受这罪干嘛呀,堂堂的秦家大少爷,你还怕没人喜欢你?”秦逸云大怒道:“好!我秦逸云秦公子难道还找不到个称心如意的姑娘?行,你就当我没来过,咱们从此一拍两散。”唐焰焰柳眉一挑,冷笑道:“那我可得谢谢您了,您走好,不送。从今儿往后,咱们谁也不认识谁了,就算大街上碰着了,你也别跟我打招呼,你放心,我也绝不会搭理你,我只当你是雪堆的……”秦逸云气极,当着外人的面尤其摞不下脸来,立即拂袖而去。

车驾启动,坐在徐风清身旁的清瞿长髯老者嗤笑一声,唤着徐知府的字道:“徐水兄,你是堂堂一府之尊,路遇一介小民怎么也要停车问候,不怕折了自己的身份。”徐风清呵呵笑道:“仁嘉兄,小弟公务羁縻,比不得你名士风流,一身轻松啊。这广原知府,与中原的官吏不可同日而语,小弟在此做官,那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一日三省吾身,不敢稍有差迟。这个丁浩,虽是一介草民,可是说不定哪一天就是程将军身边得用的人物,小弟便折节下交,又有何不可?”中原名士陆仁嘉不屑地道:“徐水啊,你少年时的锋茫,已被这官场磨砺的消失殆尽啦。一个程世雄,便叫你如此忐忑,为兄见了,只是为你可悲。”徐风清神色有些尴尬,陆仁嘉视若无睹,冷诮地一笑,傲然道:“那程世雄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前晋杜重威府上的一介家奴,你读圣贤书,十年寒窗苦,拼熬出来的两榜进士,反倒要仰他一介匹夫的鼻息?哼!徐水,你且看着,待朝廷解决了南汉与江南之患,这些藩镇,必然一一铲除,江山一统。”徐风清听了脸上顿时变色,这个陆仁嘉,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怎么还是夸夸其谈、不知轻重!这样的人物,也只好笔墨间风流、唇齿上纵横,手高眼低,难成大器。这番请他来,本是想借他名气为程府贺寿,如今看来也不知是对是错,千万不要让他惹出什么祸事来。

徐风清心中暗暗懊恼,忙道:“仁嘉兄,你这话从何说起?文也罢、武也罢,大家都是为朝廷效绵力,为百姓谋福祉。小弟任广原知府,牧守一方,正当与程将军文武融洽、相互提携,这样的话仁兄再也休提。”陆仁嘉老大不悦,瞪眼道:“你……”徐风清赶紧放下轿帘,干笑道:“好了好了,马上就到了,小弟已吩咐府中备下酒席,一会儿,与仁嘉兄再促膝长谈。”目送徐知府的车驾远去,路旁一个卖皮货的摊子旁,一人低低说道:“多难得的机会,我们为什么不动手?”皮货摊子前蹲着三个人,都穿着臃肿的大羊皮袄,戴着有遮耳的狗皮帽子,连男女都看不出来,只见蹲在中间略显瘦小的一个人一边假意翻拣着那些廉价的皮货,一边低声道:“杀他有甚么用,徐风清在广原,那就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只有杀掉程世雄,才能达到我们的目的。”听声音是个女人声音,而且年纪不大。

徐知府劝也劝不得,说也说不得,愁得站在那儿只能一根一根地揪胡子,颌下一部美髯被他揪得七零八落。就在这时,杨捕头急匆匆地赶了回来,还没进门便高呼一声:“知府老爷!”徐风清扭头一看,只见杨晋城兴高彩烈地出现在门口,靴尖在门槛上一绊,顿时一个“恶狗抢食”,刺溜一下贴着地砖儿就蹿到了他的脚下……徐知府吓了一跳,抬起靴子没头没脑地便是一通乱踹,没好气地骂道:“你个混账东西,本官让你去找程府小公子,你跑回来做什么?”杨捕头吃那一摔,疼得呲牙咧嘴,还得一边遮挡头面,一边急急说道:“老爷,小的……小的把人找到了。”“什么?”徐知府一只大脚还抬在空中,一听这话喜出望外,他还未及细问,,瘫在椅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程夫人便以杨捕头都自愧不如的敏捷速度从椅子上弹起来,一个箭步冲到他的面前,颤声问道:“你……你说我儿找到了?”杨晋城赶紧回道:“百姓们扭送来两个人贩,还抱来一个婴儿,小的不认得贵府小公子,有劳程夫人去亲眼瞧瞧。”杨晋城刚刚说完,徐知府还抬在空中的那只脚便顺势落在了他的屁股上,喝骂道:“你这个不会做事的混帐东西,还要夫人去看么?你不会把人带进来吗!”杨晋城满腹委屈地道:“我这不是……提前跑来报信呢么,那百姓抱着婴儿已然进了府衙大门了。”程夫人听了二话不说,抬腿便往外跑,徐知府正了正官帽,掸了掸官衣,忙也随后追了出去,报信的杨捕头趴在地上,无力地抬了抬手,两个正主儿早跑得不见人影了。

探险 爱上你 推荐书

相关推荐

帝女是怎样炼成的
帝女是怎样炼成的

郝影振

云若月楚玄辰
云若月楚玄辰

邵楠松

夫君总想打断我炼丹
夫君总想打断我炼丹

卢朋敬

叶落花开
叶落花开

段淑建

男主就不能怕鬼吗
男主就不能怕鬼吗

萧枫奇

时空穿梭游戏机
时空穿梭游戏机

崔亨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