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神之门

作者:余光洋

 已有3401780人阅读   全文共77477866字   共有70729人收藏   共有135条评论 


这时,谢晓彤回头叫她道:“师姐,快一些。”凤仪门主也一皱眉,道:“铮儿,你还在犹豫什么?”秦铮心中拿定了主意,她回身拜倒在地道:“师尊,请恕弟子不能听从你的命令了。”凤仪门主冷冷道:“铮儿,你一向糊涂,为师都不怪你,如今难道你还心存奢望,指望齐王殿下救你性命么?”秦铮也不理会凤仪门主,高声道:“秦铮身为大雍王妃,不知道忠心为国,反而犯上谋逆;秦铮身为人子,不能劝谏父亲忠义之道,害得父亲为了我这个女儿作出不当之举;秦铮身为人妻,不知恪守妇道,相夫教子,有悖人伦;秦铮身为人母,不知以身作则,善养娇儿,致令孩儿受我连累。父皇,二皇兄,王爷素来忠于朝廷,虽然太子和罪妇百般威逼胁迫,也没能调动王爷一兵一卒,请父皇、二皇兄和诸位将军明鉴。秦铮做下这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事,有何面目苟活人世,请父皇饶恕了王爷吧。”李显听到这里,大叫道:“铮儿,你不可做傻事。”就要上来拦阻,可是两人之间隔着很多军士侍卫,李显内力又没有恢复,他只来得及走出几步,只见秦铮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支金簪,尖锐的发簪指向咽喉,她嫣然一笑,那笑容是如此灿烂,那是嫁给李显之后,再也没有过的美丽笑颜,然后金光一闪,金簪划破咽喉,鲜血迸流,秦铮已经自尽身亡。李显只来得及冲过去将秦铮的娇躯抱在怀里,他慌张地用手去挡住流淌出来的鲜血,可是血如泉涌,却哪里拦得住。他悲声呼道:“铮儿,铮儿,你不能死,都是我对你不起,我不该任由她们主宰你的人生。”可是秦铮却是再也没有气息。李显的目光落到凤仪门主身上,充满了无限的悔恨和愤怒。旁边有人在对他说什么,可是他却听不见,抱起了妻子,再也不看任何人,他踉踉跄跄地向外走去,想要去拦阻的人见到他衣襟上的鲜血和那双充满绝望悲愤的眼睛,都默默退后了。雍王李贽轻轻一叹,一挥手,几个亲信跟了上去。

可是还没等李贽作出反应,江哲已经微笑道:“门主今日身履险地,哲窃为门主不值,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门主何必为这些叛逆张目,慈真大师乃是宗师身份,虽然可能比门主稍逊一筹,可是门主想要轻易脱身,也是不可能之事。江某略通医理,虽然门主用药物维系一线生机,可是若是想保住性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好。否则哲之微命可以双手奉上,但是门主却也别想活着离开猎宫。小顺子,如今这殿上,皇上乃是九五之尊,雍王殿下、齐王殿下都是大雍社稷重臣,如果我要你不必顾忌我的生死,你有没有把握保住至少一个人呢?”小顺子冷冷道:“公子放心,奴才虽然无能,也绝不会让凤仪门主为所欲为。”我的笑容更是欢畅,继续道:“门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无论如何,凤仪门还在大雍境内,乃是大雍子民,今日皇上和两位殿下只要有一人生还,凤仪门和贵门的盟友也别想留下一个余孽。到时候不止门主一世声名毁于此地,就是大雍朝廷也必然损失惨重。无论如何,大雍立国,门主有大功于焉,若是大雍社稷危亡,凤仪门犯上谋逆,危及国家神器,只能留下千古骂名,为后世所不齿,就是门主又有何颜面对天下人呢?”凤仪门主面沉如水,似乎对江哲所言丝毫没有动心,可是李贽的眼睛却是一亮,若是凤仪门主已经身负重伤,那么自然是斩尽杀绝的好,想来江哲投i于地,是在催促自己不可犹豫迟疑,促使自己下定决心吧。他的目光一闪,已经暗中打了几个手势,殿中众人迅速组成三个军阵,将雍帝李援、雍王李贽、齐王李显护在当中。虽然众人为了顾虑激怒凤仪门主,没有轻举妄动,可是人人都下定决心,一定要在凤仪门主发动之时,保护好这三人。就是保护齐王李显的侍卫和将士也都下了狠心,宁愿用生命换取李显存活的可能,谁人不知,现在除了雍王之外,李显也是有能力接掌皇位的人选。

在黎明时分,按照预定的计划,夏侯沅峰等人悄然掩向晓霜殿,这里是猎宫防守最严密的地方,在接近晓霜殿的时候,夏侯沅峰让其他人躲藏好,自己一马当先走向宫门,守门的禁卫军同时提高了警惕,几个手势之后,夏侯沅峰已经隐约看见了凤仪门女剑手的白衣。他故意趾高气昂地道:“我乃大内副总管夏侯沅峰,奉太子之命,前来求见陛下,还不速速通传。”几个禁军不敢怠慢,他们知道夏侯沅峰乃是太子一党,无论如何,太子总是将来的皇帝,他们自然不敢得罪。没有多久,李寒幽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的神色有些烦恼,这么长时间还是没有雍王落网的消息,她自然十分不安。见到夏侯沅峰,她冷冷道:“夏侯大人,你不是去传旨了么,怎么深夜到此,有什么事情?”夏侯沅峰神秘地一笑道:“这就要问你们了,闻姑娘虽然武功不错,可是却还是没有捉到雍王,反而是我运气好,如今雍王的人头已经给太子验过了,太子让我前来跟陛下禀报此事。”李寒幽疑惑地道:“你说得若是真的,为什么太子没有亲自前来禀报皇上,反而让你前来,人头在哪里,我可还没有看到?”夏侯沅峰左右看了一下,低声道:“公主,这你就糊涂了,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咱们都是心知肚明。如果太子现在拿着雍王的人头来见陛下,陛下一怒之下有些不妥当的举动,这传出去不好。下官虽然职位卑微,可是常年伴驾,皇上的性情倒还熟悉。少傅大人让我前来先跟陛下透个底,等到陛下生气过了,冷静下来,太子再亲自来觐见。公主不要声张,现在这件事情还没有外人知道呢,就连擒杀雍王的军队我都没有让他们过来,要等到陛下同意禅让之后,才会向天下宣布雍王的死讯。”李寒幽一皱眉道:“怎么,你见到了鲁大人么?”夏侯沅峰冷笑道:“公主,这可不是下官责怪你,无论如何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飞鸟未尽,公主就想藏起良弓了么,下官不想和贵门为难,所以没有放出鲁大人,不过我想和鲁少傅说上几句话,就是萧王妃也不能无理阻挠的。”李寒幽凤目闪过一丝寒芒,虽然很讨厌鲁敬忠,但是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十分稳妥的办法,可是看看夏侯沅峰身后两个低着头恭恭敬敬地站着的侍卫,李寒幽道:“你可以进去,这两个侍卫不行。”夏侯沅峰脸色一变道:“这不行,说句不客气的话,现在雍王死了,我们都在太子的船上,可是谁知道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卸磨杀驴,我这两个侍卫乃是心腹亲卫,武功不在下官之下,若没有他们保护,我可不敢进晓霜殿。”李寒幽误以为那两个侍卫乃是月宗的死士,所以才会藏头露尾,当然这也是夏侯沅峰故意误导她的结果,因此讽刺地道:“你倒是谨慎,罢了,本宫不过是小心一些,难道还会作出什么负义之事么?你进去吧,话可要说在前头,你要是想搞鬼,我可不会放过你,现在我燕师姐、谢师姐都在里面,你们三个人翻不出什么大浪。对了,韦膺呢,他还在巡视么?”夏侯沅峰笑道:“管他做什么,堂堂的丞相之子,非要和我们这些人争夺功劳,平日里道貌岸然,我可是瞧他不上。”李寒幽皱眉道:“你也太心胸狭窄了,不就是韦膺瞒过了你的眼睛么,你们今后都要同朝为官,最好不要闹翻了。”夏侯沅峰冷冷一笑,随口道:“遵命。”,李寒幽见他皮笑肉不笑,那张俊美绝伦的脸上带着讥诮的神色,只当他是嫉妒了,也不再多话,道:“好了,你进去吧,皇上他们都在晓霜殿的正殿里面的暖阁中休息,正殿是不许我们进入的,你自己去请见吧。”进了晓霜殿,夏侯沅峰这才松了口气,他的目光环绕了一圈,守卫十分森严,西偏殿的门口,一个艳冠群芳的绝色女子手按佩剑,正在那里向自己望来,夏侯沅峰知道那个女子就是燕无双,因为不擅长骑术,因为没有随闻紫烟去追杀雍王,而是来了这里帮助李寒幽。他微微一笑,向那燕无双颔首示意。燕无双微微蹙眉,返回了偏殿。夏侯沅峰这才走到正殿门口,叩门道:“臣夏侯沅峰,求见陛下。”晓霜殿的正殿除了前面的金殿之外,后面还有六座暖阁,如今雍帝李援等人都在里面休息,只有那些侍卫和秦彝、程殊轮流在金殿守卫,这是为了防止叛逆进攻。听到夏侯沅峰的声音,负责守夜的程殊皱皱眉,若是秦彝,可能会板着脸让夏侯沅峰天亮以后再来。可是程殊性子最是机变,现在无端得罪夏侯沅峰也没有什么意义,便走到殿门口,让守门的侍卫开门。

宣华苑中,齐王躺在软榻之上,神色淡淡,秦铮走进来,挥手让自己的两个亲信侍女退下,为了李显的安全,她没有同意让凤仪门弟子来监视李显,而是让两个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侍女照顾监视李显。她解下佩剑,坐在椅子上,眼神中充满迷惑,良久,她见李显不肯开口想问,只得苦笑道:“王爷不想知道母妃娘娘的情况么?”李显眼中闪过一丝寒光,道:“母妃恪守妇道,绝不会背叛父皇的。”秦铮微微苦笑道:“正如王爷所说,母妃丝毫没有犹豫便选择了皇上,妾身不明白,对一个母亲来说,儿子不是最重要的么?难道你的生死荣辱,母妃都不会放在心上。”李显淡淡一笑道:“对于一个妻子来说,难道还有比忠于丈夫更重要的事情么?父皇是母妃的丈夫,也是大雍的君主,母妃怎会背叛他呢?”秦铮反驳道:“可是皇后娘娘不是背叛了皇上么,还有,为什么女子一定要忠于丈夫,男子却可以三妻四妾,风流快活。”李显看向秦铮控诉的眼光,不由一笑,想起从前初见之时,这个女子也是这样喜欢争辩,但是那一缕柔情立刻消失了,他也不愿争辩这些事情,岔开话道:“太子殿下心情如何,现在二哥突出重围,恐怕太子已经十分苦恼了吧?”秦铮神色一整,道:“闻师姐带着几千人追杀雍王,他们就是本事再大,也逃不出去,倒是你可怎么办呢,等到太子登基之后,若是想起今日你不肯出力之事,只怕你这个亲王位子也坐不稳了。”李显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可是李寒幽他们让你来作说客的,你不是拿了我的兵符,怎么调不动军队么?”秦铮神色有些尴尬,半晌才道:“调兵遣将自然是可以的,可是你的几个亲信爱将都说除非你亲自到了军中,他们才肯围歼雍王的军队,你知道雍王正在想法子和他的军队会合,若是你肯亲笔写一封书信,若是雍王真的和他的部下会合,如果没有你的相助,那么胜负还在两可之间。王爷,如今你已经和我们在一条船上了,难道你还是不肯顺从么?”李显神色一动,片刻才道:“让我见见太子,如果我们谈的妥当,这封手谕我就写给你,你应该清楚,我和那些属下之间都有暗语,你们是仿造不了我的书信的。”秦铮露出一丝喜色道:“若是王爷肯顺应天命,妾身无有不从。”李显淡淡一笑,神色间更是多了几分嘲讽。

酷匠 学渣 苍天

相关推荐

明末称雄
明末称雄

刘迪娟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沈宽岳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丁凤阁

召唤猛将之君临天下
召唤猛将之君临天下

薛舫斐

史上最强炼气期
史上最强炼气期

萨凡纳丁

天工柱国
天工柱国

付幻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