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服了U

作者:严英雁

 已有5063791人阅读   全文共87799155字   共有59984人收藏   共有351条评论 


三天之后,齐王的伤势基本好转,他才放我离去,直到和我分手的时候,在马车上,他还道:“江大人,南楚迟早亡于我手,到时江大人可以来找我,本王必定保全江大人的身家性命。”我只是默然不语,至于他当我是默认还是不满,就随他了。和齐王分手之后,我连夜赶路,终于到了襄阳,白义和守城门的将军认得,很快我就进城直奔德亲王的住处。可是我刚刚到了门前,就听到里面传来痛哭的声音,我愣住了,然后疯了一般冲进去。那些守门的军士基本上都认得我,等我冲进德亲王的卧室,看见容渊伏在地上嚎啕大哭,而在床上正是面白如纸的赵珏,盗骊站在一旁,面色悲凄,他们见我进来,容渊哽咽道:“随云,你来迟了。”我失态地喊道:“盗骊,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会保不住他的性命。”盗骊匍匐上前道:“大人,小人替亲王用药,效果明显,虽然亲王连日来上城督战,但是伤势没有过于恶化,谁知道,今日国主下诏斥责王爷,王爷见了诏书,气怒攻心,连连吐血,不到半个时辰,就,就去了。”容渊垂泪上前道:“随云,你不要怪他,他已经尽了力。”我冷冷道:“诏书在哪里?”容渊长叹一声,指了指旁边的桌子,我走上前拿起黄绫诏书一看,只觉得胸口郁闷,口中一甜,哇的吐了一口鲜血。只见那诏书上面写着冰冷的言辞。

李贽从江哲接过酒杯,心中就是十分不安,他从未作过这种杀害贤才的事情,未免有些愧意,此刻听到江哲这一番肺腑之言,那有千钧之力的右手竟然颤抖起来,此时眼见江哲就要喝下毒酒,胸中血气翻涌,突然伸手按住了酒杯。我疑惑的望着李贽按在酒杯上的手,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心中一片混乱,李贽虽然开始只是一时冲动,但是他很快就冷静下来,他拿走酒杯,淡淡道道:“先生虽是文士,可是胸襟气魄,不逊沙场壮士,当用大杯,不应该用此银杯,来人,拿我的金盔来。”不多时,侍奉的仆人捧来了李贽上阵杀敌所穿的御赐金甲的头盔,李贽没有使用藏锋壶的机关,打开了壶盖,将壶中美酒全部倾倒在金盔之中,双手举起,道:“江哲,你虽是南楚繁华之地的才子,但你的心志品性却胜过我大雍的边关勇士,本王用金盔赐酒,望你一路顺风。”这一刻,李贽心中再也没有愤恨怨责,而是一片平和,他心想,不能让江哲为我所用,是我缺少德才,我若擅杀无罪贤士,就是帝位在我面前,我又有什么资格坐上去呢。

我召来总管太监常恩,让他安排韩章身后事,顺便替柔蓝找个奶娘和几个能干的侍女伺候。先把柔蓝交给侍女,我决定要去提审两个被抓住的犯人。他们既然追杀韩章,一定和锦绣盟有关,竟然在长安这么猖狂,我怎么能不问个清楚明白。在雍王府的阴暗的地牢里面,我在典狱的带领下走过青石廊道,两边都是厚重的木门,只有在一人高的位置留有一个小窗口,装着精钢的栅栏。廊道尽头是一间刑房,走下台阶,可以看到两个个子不高但是十分精壮的汉子被牛筋和铁链牢牢的固定在墙上,身上没有伤痕,看来并没有人对他用刑,我满意的点点头,若是胡乱用刑,反而会降低作用,看来雍王府很慎重呢。我看了看,四周摆着几样刑具,虽然不多,但是都是血迹斑斑,使得这件刑房立刻透露出阴森恐惧的气氛。

梁婉无论如何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带着长乐公主到了事先选好的隐蔽农舍,就被人偷袭,自己措不及防,只得带着人退入农舍,才发觉事先排在这里的两个人都被捆得严严实实,两人双脚都被砍伤,然后又妥善处理过,梁婉几次带人突围都被弩箭阻拦,一次梁婉仗着身上的软甲冲出去,谁知刚刚冲出院门就被四个手持长刀的蒙面人拦截,这些蒙面人的武功在梁婉看来不过是二流水准,但是他们勇猛善战,刀法凶狠,而且彼此呼应,组成刀阵,梁婉一时竟被困住,眼看弩箭招呼而来,只得拼死冲了回去,若非接应得当,只怕她的性命就留在外面了。如果不是有长乐公主在,她自然可以安排四散突围,凭她的武功逃出去的可能很大,只是现在却是进退两难,她心里越想越糊涂,围困自己的这些人是十分精锐的军士,至少不比大雍最精锐的军队差多少,而那些阻拦自己的高手更不是可以随便拿出来的,在如今的南楚,建业附近怎么可能有一支这样精锐军队,就算真是南楚的密谍,为什么到这里才动手,完全可以在自己将公主从宫里救出来的时候动手啊。梁婉始终想不通外面的是什么,但她很明白,必须守住,为了安全,她并没有通知雍军这个地点,如果等不到雍军来到,不仅她的命没了,就是公主也完了,如果公主出了事情,自己就是死了也难以平息雍帝的怒气,到时候承受怒气的就有凤仪门。

她苦涩地道:“让你的属下住手,如果公主没有受到伤害,你又答应不伤害我,那么我会告诉你。”我淡淡道:“快些说吧,我的属下性子不急,你说出来,就还来得及。至于你的性命,我答应,今天不取你的性命,也不再伤害你。”梁婉凄然道:“我只能相信你,那人是太子李安。”我眉头一皱,冷冷道:“你在胡说么?大雍太子怎会到南楚来?”梁婉镇定地道:“齐王许诺南楚国主可以称帝,但是破蜀之后,又要出尔反尔,如果没有身份更高的人来安抚,这件事情传出去岂非令大雍颜面无存,所以太子殿下秘密抵达南楚,除了赵嘉之外没有见任何人,临走之前,太子说听齐王殿下讲,柳飘香不可不见,我原想柳飘香不过一青楼女子,见了太子还不倾心相从,谁知柳飘香来了之后只是唱了一曲就要告辞,太子殿下一怒之下用了强,事后要我善后,我只得杀了柳飘香。”梁婉撒了一个小荒,李安虽然让他善后,却没有让她杀人,他认为只要多给些金银就可以了,偏偏梁婉畏惧柳飘香将这件事情传了出来,自己名声扫地不说,还会让太子殿下受到非难,所以才杀人灭口,对于梁婉来说,柳飘香的生死不过是一念之间罢了。

假仙 刀帝 徐贤

相关推荐

贺兰梦
贺兰梦

徐芒掉

怪话集
怪话集

魏抑湘

大主宰
大主宰

薄鲲

夜之战龙
夜之战龙

能壶虏

恐怖修仙世界
恐怖修仙世界

吴维菠

妖元血圣
妖元血圣

鲁类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