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读小说网

作者:汤垟

 已有2447051人阅读   全文共79064598字   共有80099人收藏   共有640条评论 


这时门外传来萧桐阴森的声音道:“石将军,大将军传你前去见他,你若不想连累青黛姑娘,还是自行出来吧。”青黛心中一抖,她的手再次按上琵琶云头,如果石英改变心意,决定向龙庭飞屈膝陈情,那么自己擅自改变计划的后果就太严重了,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当场刺杀了石英,才能挽回大局。石英却是微微一笑,朗声道:“我的事情和青黛无关,萧大人请进来说话。”萧桐轻轻皱眉,找到石英并不困难,他跟本就没有掩饰行踪,直接就来了飞雁楼,若是此人负隅顽抗,于己不利,他不想轻身涉险,这时,房内突然传来女子的惊叫声,萧桐一惊,正要上前,身后的师弟秋玉飞已经越过自己,纵身入了青黛闺房。等到萧桐进入的时候,只见石英坐在椅上,一柄匕首深深的刺入了小腹,石英的右手按在匕首柄上。看到萧桐进入,石英微微一笑,用力一扳匕首,萧桐不忍地转过头去,他知道这样一来,石英的肺腑必然一团混乱,再无一丝生机。鲜血横流,石英沾满鲜血的左手指向青黛,道:“不要牵累她。”说罢,阖然长逝。

“哎。”当龙庭飞从头疼愈烈中醒来之时,已经是正午时分,近卫送上热水面巾,一个近卫小心翼翼地道:“大将军,段将军在外面等了半天了。”龙庭飞一惊,顾不上整理仪容,走出卧房,一眼就看见段无敌一身戎装,站在阶下,神情冷峻,面色苍白,龙庭飞连忙上前几步,急切地道:“无敌,你来做什么,你的伤势还没有痊愈。”然后又斥责近卫道:“你们不知道段将军身有毒伤,怎么不请他到旁边花厅里面休息,真是废物。”几个近卫凛如寒蝉,呐呐不敢辩解,段无敌却是坦然道:“大将军不要责怪他们,是末将坚持在这里等候。”龙庭飞愧疚地道:“无敌,都是我酒醉误事,对不住你,快,到我房中坐下。”段无敌眼中闪过一丝光芒,道:“末将正有事情和大将军商谈。”龙庭飞亲自领了段无敌走进卧房,将近卫赶了出去,胡乱洗了两把脸,道:“无敌,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段无敌站了起来,正色道:“末将今日前来向大将军禀明军务,可是大将军居然没有出现,末将问过之后近卫才知道大将军酒醉,末将因此前来相谏,如今我北汉危在旦夕,大将军乃是军心所系,怎能贪杯误事,此时若是流传出去,岂不是令人心寒,末将狂妄直言,请大将军不要见怪。”龙庭飞面上一红,继而颓然坐下,道:“无敌,你是我心腹人,我不瞒你,如今的局势我真的觉得无能为力,论军力,大雍是我数倍,论钱粮,大雍可以长年累月作战,我们若是打上几个月,只怕就辎重耗尽了,论将领,大雍拿出一个就是名将,可是我最信任的将领却是死得死,叛的叛,就连你也受了毒伤,我真得有些支撑不住了。大雍有李贽那种明君,李显那种大将,还有江哲那种谋士,我身上的压力你可明白?”段无敌肃然道:“大将军对无敌推心置腹,那么无敌也不敢相瞒,我军窘况,无敌何尝不是心中明了,可是无论如何大将军不能流露出这样的心意,如今军中除了大将军,再也无人可以控制军心士气,如果大将军都放弃了,那么如何让麾下将士树立信心呢?大将军,你若是心意如此,那么我们不如不战得好,免得让将士白白丧命。”龙庭飞被段无敌的言辞激得面红耳赤,望着神色苍白,额头上满是汗水的段无敌,如今段无敌身负污名罪责,在军中也是处境艰难,石英的部下对他很不谅解,很多下级军士也不明白他所做出的牺牲,可是他却仍然如此坚定不移。望着这样的段无敌,龙庭飞心中豪气渐起,北汉军中都是这样的豪杰,就是大雍再强大又能如何?龙庭飞恭恭敬敬地向段无敌行了一礼,段无敌连忙避过,龙庭飞大声道:“段将军忠言,庭飞谨记,就是粉身碎骨,也不能再这样灰心丧气。”段无敌见龙庭飞恢复了往日神采,心中欣然,道:“大将军军略无双,我们沁州易守难攻,大将军也不用过分担忧。”龙庭飞已经恢复了信心,道:“段将军放心,除非是庭飞战死沙场,否则绝不会让大雍军攻下沁州。”望着神采飞扬的龙庭飞,段无敌这才放下心来,道:“大将军请先更衣,末将告退了。”龙庭飞笑道:“你先等我一下,看你已经可以起床了,有些事情我还要和你商议一下,若是撑不住,就在我府上休息,让你躺着养病可就太可惜了。”段无敌心中一暖道:“末将遵命。”同一时刻,南郑东郊一座古寺之内,李康站在大雄宝殿之内,望着庄严的佛像,陷入沉思。

秋玉飞道:“这小子资质品性我很喜欢,准备带他回去见见师尊和大师兄,如果大师兄也中意,我想让他拜在大师兄门下,若是不行,我就勉强收个弟子。”听到他这样的回答,龙、萧两人都是神色一动,萧桐上前将凌端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笑道:“资质虽然只有中上,但是这孩子倒是坚毅不拔的性子,而且也不是过于刚直不知变通之辈,小小年纪就成了千里挑一的鬼骑,大师兄应该会中意,好,师弟好眼光。”秋玉飞微微一笑,叫起凌端,带着他退到后面去了。

苏定峦死于雍都,谭忌死在泽州,已经让他痛失臂膀,石英背叛,段无敌身陷缧绁,更让他觉得羽翼尽折,失去得力的心腹大将,龙庭飞第一次觉得再无杀敌取胜的把握。他沉默片刻,对段无敌说道:“我已决定,等到石英被擒之后,就说是他诬陷你入罪,这样一来此事谅可遮掩下去,现在正是用人之际,王上和朝中重臣也该知道轻重缓急,再说你的行事也是我默许,看在我的面上,不会有人追究此事,如今我身边四将已经只剩下你了,无敌,你不要辜负我的苦心,不可死在我的前面。”段无敌只觉得心中一酸,泪如涌泉,虽然他不计毁誉,行那走私贪渎之事,都是为了北汉着想,可是却也知道一旦事情泄漏,自己不免要担上污名,就是不死也要失去军职,想不到龙庭飞竟然决定亲自承担罪责,这般维护爱重,自己就是一死也难以报答。他双膝跪倒,泣声道:“末将遵命,末将立誓舍身报国,捍卫江山社稷,就是粉身碎骨也不会后悔。”龙庭飞眼中也不禁闪过泪光,他强行忍住,道:“如今时势危急,乱世见忠臣,庭飞世受国恩,龙家本是刘氏家将,如今拜将封侯,名扬天下,都是国主所赐,此恩此德,永世难忘。虽然大雍势强,可是龙家万万没有屈服的道理。而且我北汉和大雍多年交战,双方死伤无数,就是大雍几位宗亲将领,也都死在晋阳城下,一旦北汉败亡,只怕我国子民,世世代代都再也不能翻身,为人臣虏。无敌,你虽然出身寒微,又屡受挫折,可是国主、林大将军和我对你都是不薄,你不要辜负我的期望,若是有朝一日,我战死沙场,除了嘉平公主,北汉再也无人能够支撑大局,到时候你要全力襄助公主殿下,力挽狂澜,绝不能让我北汉子民死在大雍屠刀之下。”段无敌心中一痛,道:“大将军不可这样说,虽然我国危急,可是也未必没有转机,大将军不可轻言生死,末将心中只有精忠二字,只有无敌在一日,绝对不会辜负家国。”龙庭飞长叹一声,道:“你也去协助萧桐,一定要将石英擒回,我要知道他泄漏了多少军机出去。”段无敌应诺退下,龙庭飞手抚额头,只觉得身心俱疲。

我早已发觉“高延”站在院门外,目光中神色十分复杂,心中不由生出遗憾,不是没有想欺骗自己,这高延却是高丽王子,可是先有“洗尘”的破绽,再加上昨日我赠谱之时反复试探,他虽表现完美,可是话语中终于露了痕迹,一个落难的高丽王子,一种爱琴的痴人,若非是与己身秘密切相关,怎会对中原之事这般关切,再高明的掩饰也瞒不过有心探察的眼睛。

第二日,秋玉飞带了凌端出山找到哨所,借了马匹,急急赶向沁州,一路上马不停蹄,两日之后,两人终于到了沁州,还剩二十里路程,秋玉飞见凌端有些疲劳,就唤他下马在路边小店打尖。两人都是心事重重,缓缓用餐,却是无话可说。突然,外面传来骏马奔驰和车轮滚滚的声音,秋玉飞无心理会,凌端却是听出这是训练有素的骑兵行军的声音,忍不住走出店门向外望去,只见远处一队骑兵押着一辆囚车驰来,囚车之中坐了一个相貌文雅,修眉长目的中年人,虽然身披枷锁,却是神态从容,毫无惧意。凌端一见,大惊非小,回身扑到秋玉飞面前,道:“四爷,怎么回事,段将军怎会被人用囚车押送?”秋玉飞一皱眉,他疑惑地问道:“段将军,你是说我知道的那个段将军么?”凌端点头道:“是段无敌将军,他难道犯了军法么,否则怎会被押起来,我看见押送段将军的是石将军的副将石钧,四爷,段将军素来得我们敬爱,为人又很严谨,怎会犯军法呢?再说,就是段将军犯了错,龙将军也不会这样折辱他吧?”秋玉飞也是心中疑惑,可是按照魔宗的规矩,他没有军职,是不能直接过问军务的,可是心中疑惑难解,暗道,我私下问问总成吧?想到这里,秋玉飞出了店堂,这时,那队骑兵已经走到近前,秋玉飞挡住他们去路,冷冷道:“谁是负责之人,出来说话。”那些骑兵勒住战马,将囚车护在中间,一个虬髯将领出阵,目光在秋玉飞身上转了一圈,却是想不起此人是谁,便高声道:“你是哪里蹦出来的小白脸,竟敢拦阻将爷执行军务,还不快退去,否则将爷就要问你一个劫囚之罪了。”秋玉飞面色一寒,身形一动,那个将领只觉得眼前一花,脸颊就被重重打了两记耳光。他恼羞成怒,道:“兄弟们,上,给我将他碎尸万段。”秋玉飞眼中杀机毕露,冷冷道:“你们真敢动手?”那将领大笑道:“我石钧说一不二,我既然不认得你,你又敢来拦路,十有八九是段无敌的相识,你若是劫囚,倒是一件好事,正好证明段无敌之罪。”秋玉飞神色越发冰冷,杀死几个士卒,对他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他正要出手之际,囚车之中的中年人扬声道:“石钧住手,你不看看对面的是什么人?四公子,末将身陷缧绁,不能见礼,请公子恕罪。”秋玉飞看看中年人,淡淡道:“段将军,两年不见,你消瘦多了。”中年人苦笑道:“四公子,末将每日殚精竭虑,如何能不消瘦,如今末将遭遇杀身之祸,还求公子在大将军面前替我缓颊,无敌感激不尽。”秋玉飞在泽州留了多日,他眼见大雍军队那种从容自信的表现,战无不胜的气魄,心中隐隐觉得北汉军势虽也不差,却是少了些气魄,多了些悲愤,没想到刚刚回到沁州,又看到北汉军有数的名将遭到这样的折辱,怒火汹汹之余也有些心灰意冷,望望昏黄的苍穹,他心中突然生出不祥的预感,大势莫非真的是无法挽回了么。

金融 现实 修真界

相关推荐

我是演技派
我是演技派

毕幻山

余生有你才够甜
余生有你才够甜

狄元基

合租医仙
合租医仙

戢思宇

极品全能学生
极品全能学生

山爱死神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王适祺

太上仙魔录
太上仙魔录

林广赞